下载必赢亚洲56app

當前位置:主頁 > 心理專題 > 催眠治療師 >

催眠治療師的自我成長(下)

责任编辑:tspsy-张茵  发布于2018-02-01 17:21   浏览次  
  心理导读:治疗师应该克制自己不要信奉那些诊断类别。这些概括化的条款往往会致使治疗师对每个来访者的独特情况失去自主判断力。此外,它们还暗示着来访者是“有缺陷的”,其体验是无效的。遗憾的是,这使得治疗师和来访者都非常不愿意接纳来访者的体验,因此阻挡了转换性的变化。    ---www.tspsy.com
 
催眠治療師的自我成長(下)
 
  一旦治療師意識到他們行爲的意圖和影響力,他們會以強有力的方式表達出來。但是我們只需記住發展這種能力並不能保證令人滿意的結果。要重申的是,關系的結果要最終依賴(並由此反映)“合作者”的意圖:同樣的技術(或者任何不同的特點)都既可以用來相互支持也可以用來相互抑制。當然,後一種選擇不可能總是被實現。大多數的催眠受試者,例如,將很快不信任一個“非支持”性的催眠師,並由此不再願意和他合作(催眠狀態中來訪者會如清醒狀態裏一樣強烈地“抵抗”暗示)。選擇與來訪者合作遠比試圖反對、控制或支配他們要容易得多,因爲當一個人完全與另一個人成爲同盟時就真的不存在“阻抗”了。除此之外,從個人角度上來說這更是一個令人滿意的位置,從專業角度上講它又是一個非常有效的位置。在這個意義上,統整性就等同于一個實效的和倫理的事情。簡單地說,你的統整性發展得越好,你就可能體驗到越多的樂趣和成功。
 
  三、發展和保持統整性
 
  此刻的问题就变成了:催眠師如何才能实现并保持统整性?对初学者来说,有如下三种可能性
 
  1、識別並處理不可接受的個人體驗
 
  个人依恋( personal attachment)(局限、恐惧、问题等)在遇到具有相似局限的他人时,会使自己的知觉和反应发生偏差。例如,我的一个同事具有一个强大的个人规则,即过分自信。他曾抱怨是那几个有“阻抗”的来访者玷污了他优秀的治疗记录。通过调查,我意识到这些具有阻抗的来访者持有与他相似的局限性即过分自信。只有当这个治疗师扩展了自己的局限边界时,他才能释放掉自己的“阻抗”而去接纳并利用来访者的现实,他与这些来访者的工作也才会更有成效。这里的假设是“不可接受的体验”强大地限制了个体的行为。也就是说,发展出“如果我经历了‘X’(不可接受的体验),必然会发生可怕的后果,”这一信念的个体将会回避自我和他人可能导致‘X’的一切行为。因此一个排斥、厌恶暴饮暴食的治疗师很难迫使自己去帮助一个陷入此境的个体。
 
  考虑到重视体验这个重要观点,我并不是在暗示所有行为在所有情况下都是可接受的。当然,暴力行为在一切情况下都是不可容忍的,而且施暴的人一定要承担社会责任及其后果(如:社会强制政策)。同时,治疗师不是犯罪裁决系统的一部分:在犯罪领域,行为是依据社会规范来进行评估和调节的;在临床领域,体验是受到重视的,所以行为表达会被放大以包含更多令人满意的选择。催眠師为了完成扩展而不是限制受试者自我的任务,面对着自我贬低的表达是自我重视表达的基础这一意识的“催眠的以心传心”( hypnotic koan);其差异在于展现表达的情境。其根本点是利用的原则,即鼓励来访者调整这些表达,转变它们发生的情境,并因此允许这些表达“重构”。
 
  這裏暗含著一個觀點是,即體驗與體驗的(行爲的)表達是有區別的。行爲是旨在實現基本的體驗結果(如:安全、愛、滿足)的行動。大多數的功能不良行爲都發生在入們不清楚自己想要的體驗是什麽的時候,通常因爲該體驗與一組特定行爲或行爲結果之間具有習得性的連接。例如,一個人可能習得了他的憤怒會導致來自他人難以忍受的拒絕,因此他會竭力不去表達憤怒。
 
  此外,自我是可以有別于體驗性意圖的。表達是可變的,而自我則是恒定的(雖然不可言狀,卻是再生性的)。因此,當人們爲自己的體驗負全部責任時(“能夠做出反應”),它們是不可還原的。
 
  最後,承認一種體驗的現實性與支持它的延續性是不同的。我承認憎恨是一種可能的體驗但是卻不想陷入暴力的自我貶低行爲中。我認爲,如果一個人要掙脫對體驗的非理性的或強迫性依戀(“一定擁有它”),或欲與其決裂(“一定不能擁有它”)的話,那麽就有必要承認它的現實性。只有那時,才能真正做出選擇,是發展還是擯棄它。耶稣、甘地、馬丁·路德·金等人的工作證實了這個觀點。這種假設似乎也是艾瑞克森理論的基礎。
 
  因此,治疗师应该努力识别并处理好自己那“不可接受的体验”。这些局限可能会在治疗疗程内或其他社会情境中显现出来。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线索去识别这些局限,如轻蔑地贴标签、情感唤起,以及广泛的量词限定(参见 Gilligan,1985),还可以在强烈的个人探素中去觉察。顺便提一句,个人探索是我极力劝告催眠治療師要定期做的工作。不管發現時的情境如何,擴展這些局限的一種有力方法就是自我催眠。
 
  因为艾瑞克森学派的催眠治療是较强的人际互动过程,在催眠“合作”期间洽疗师要不可避免地、周期性地接近“不可接受的体验”。在回应来访者的行为或体验时治疗师会产生明显的情绪不适感。例如,一个治疗师在倾听一个来访者描述自己的性挫败体验时会意识到自已这方面的感受;另一个治疗师在来访者为自己的麻烦而责备他时,他发觉自己回应时充满了无法抵御的恐惧。接近“不可接受的体验”也可以用较含糊的方式,诸如当遇到治疗僵局的时候,或者当治疗师自己谴责来访者“病态”、“阻抗”或“不合作”时。无论情况如何,治疗师通过利用已经接触到的个人局限将治疗继续下去是相当重要的。一种方式是(1)承认这些积极的“不可接受的体验”,(2)在剩余的治疗时间内,利用过程将其搁置起来,然后(3)通过(疗程过后的)私人工作(如:自我催眠)去探索并转变它们。还有一个弥补性策略,就是将不可接受的体验作为催眠表达的基础。如,治疗师可以开始讲述有关自己体验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提出有关故事主人公如何以满足整体自我需要的方式,来放任和接受体验的间题。由于此项技术的大部分效果将依赖于非语言的信息传递,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师也应该使用非语言来释放信息。要想自然地做到这些,治疗师需要建立一个相对“核心的”状态——有节奏地呼吸、姿势平衡、肌肉放松等等。如果不能实现这种状态,那么就不应使用这项技术
 
  2、一定是非評判的
 
  特別指出的是,治療師應該克制自己不要信奉那些診斷類別。這些概括化的條款往往會致使治療師對每個來訪者的獨特情況失去自主判斷力。此外,它們還暗示著來訪者是“有缺陷的”,其體驗是無效的。遺憾的是,這使得治療師和來訪者都非常不願意接納來訪者的體驗,因此阻擋了轉換性的變化。
 
  這種情況會清晰地發生在所謂的“精神病患者”身上,他們如此頻繁地被告知其體驗是“不真實的”或“壞的”,只有當他們擯棄掉幻覺、錯覺和諸如此類的東西時治療進展才會發生。這在本質上強化了一開始造成“精神病患者”體驗的主要過程—試圖摧毀(如分離)一個人自我中的主要體驗部分——從而確保功能不良狀態的延續。通過去除用“對和錯”或“好和壞”評判體驗的強迫性沖動,治療師變得能夠承認並利用那些困擾來訪者的特別體驗。然後,轉變才有可能發生。
 
  我堅信這一觀點形成于艾瑞克森所給予的訓練體驗。一系列的交互過程尤其珍貴。經過多年勤奮的學習之後,我感覺到自己已經相當好地掌握了他那精湛的技術。然而,很明顯仍然有某些內容遺失了。我的工作並不像我感覺的那樣富有成效,但是我還不清楚我是如何限制自己的。最後,在爲期一周拜訪艾瑞克森先生的時間裏的最後一天,我充滿崇敬地請求他在這方面給我一些指導。他沒有冗長又迂回地回答,而是以簡單又熱情的方式說道:“你具有過于分化自身體驗的傾向………它阻擋了你的無意識探索之路。”說完,他隨即結束了那次談話。
 
  當我和一個同事出去散步的時候,我坦稱自己對沒有得到艾瑞克森先生的反饋而感到失望,但是又充滿憐憫地影射說那也許是因爲艾瑞克森先生老了,此外,他似乎從沒有覺察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換言之,我“分化”了他的回應!幾個月後,在一次類似培訓過程結束的時候,我再次提出了那個問題,他嚴厲地回答道:“你已經趨向于過于分化你的體驗,它阻擋了你的無意識探索之路!”
 
  這次我的失望更加深刻,因爲艾瑞克森先生“顯然”老了:他不記得他以前和我說過的話。
 
  四個月後,當我第三次提出同樣的問題卻得到了同樣的回答時,我陷入了更深的絕望之中。米爾頓先生爲什麽如此吝于賜教?他爲什麽不記得他以前說過的話呢?他在這樣的問題上給他所有的學生都是如此無用的建議嗎?如果是這樣,他所強調的給每個人獨特的解決方案會怎麽樣呢?幾個月後,我又提出了相同的問題,他回答道:“你已經趨向于過于分化你的經驗………它阻擋了你的無意識工作!”頭腦中亮光一閃,我突然有了炫目的洞見:我已經趨向于過于分化我的經驗,它阻擋了我的無意識工作!!當我最後又看了艾瑞克森先生一眼時,他目光炯炯。“非常正確”,他溫柔地說道。
 
  这次的领悟带来了其他领悟。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作为一个催眠師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内在对话上,努力去分类来访者的行为并给出一些复杂的回应。我沉迷于这些概念性的评判上越多,关注来访者当下的体验和所做的事情就越少。此外,我被迫将来访者“划分”为“某一类”,由此限制了彼此建立和谐关系的可能性。当我摈弃概念化的需要时,就开始能够欣赏每一位来访者的独特之处了。最重要的是,我与来访者之间的交流更加适宜,治疗工作也更有效了当然,有时候我发觉自己又一次陷入评判的模式。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会回头想想艾瑞克森先生那简单但是坚定的建议,它提醒我转入更加自发的交流过程。
 
  3、使來訪者自己産生自己的體驗
 
  人们经常认为催眠師要为来访者的催眠体验负责。这种观点给治疗师带来了许多压力,往往会致使治疗师不知不觉中妨碍了来访者的统整性。例如,有些催眠治療師会在来访者面前制造出一种优越的气氛,这就助长了极权的和谦卑的方法的使用。其他的催眠治療師,尤其是新手,会因为非常不确定到底该对来访者做什么而退缩,转而去运用标准化的技术或那些他们能驾驭但来访者并不需要的策略。不论出于何种目的,试图对来访者催眠体验负责的治疗师都会有许多的失望和挫败感。他们倾向于向来访者传递这样的信息:来访者没有能力,所以只能被动地遵循专制的催眠程序。来访者会直接抵制这种信息(如:直接拒绝参与)或者间接地抵制(如:“努力”地回应但又表现出困难)。同样,关键是要认识到催眠治療師戎并不会导致来访者的催眠体验。艾瑞克森曾强调如下(1984):
 
  催眠心理治疗是患者学习的过程,一个再教育过程。有效的结果…·仅由患者的行动产生。治疗师往往并不知道到来访者到底会发生哪些行动,仅仅是激励患者并给予指导,不断评估究竟要做多少工作才能达到预期结果由此练习临床诊断。因为患者的任务是学习以新的视角来理解自己的生活体验,所以治疗师的问题在于如何指导和如何判断。对于患者的生活体验、理解、记忆、态度和观点来说,这种再教育当然是必要的;但是以治疗师的观点和意见来说,它就没有那么必要了( In rossi,1980d,p.39)。
 
  請再次注意艾瑞克森學派催眠強調的合作性。假設醫患雙方的責任分別是:來訪者負責發生變化,治療師負責爲非壓抑性探索創造適宜的情境。因此,治療師假設(1)來訪者具有必要的智慧和資源來産生催眠狀態和治療性變化,但是(2)習慣化的表達模式(如:意識過程、信念、肢體動作)卻限制了他們接近這些資源。因此治療師的工作就是加入到來訪者的模式中,幫助來訪者驅除其僵化的束縛,使自主的無意識過程産生轉變性變化。在艾瑞克森常常對來訪者說的一段話裏,表達的就是此常規方法:
 
  你的意識心理非常聰明……但是你的無意識更加智慧……所以我並不要求你學習任何新技能……我只是要求你自願地運用你那些雖然你還不完全了解、但是的確已經擁有的技能。
 
  这个基本态度允许催眠治療師与丰富的统整性进行合作。治疗师不是强加给来访者一些程序和过程,而是尊重和利用来访者的原有模式,同时也强调来访者那些被低估的潜能。这样,来访者就会主动参与到整个变化过程,必定使得治疗工作更容易、收益更大。治疗师并不担心应该给患者何种解决建议,而是关注自己如何与来访者独特、具有高度智慧的无意识过程合作,以产生期望的体验。正如艾瑞克森所说: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速度……自己的無意識需要,因此我感興趣的是你會找到一種特別的、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有了這樣的一個完整的和尊重的情境,諸多真正的、感人的可能性才會呈現給治療師。
 
  (编辑:tspsy-沐沐| 来源:心靈花園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互聯網,轉載之目的爲學術交流與討論,如果您認爲我們的轉載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

相关人气资讯 :

  • 人們對催眠的誤解和擔心 人們對催眠的誤解和擔心
    心理导读: 你可能会很惊讶地发现,许多人,包括你的同事,乃至那些自称为催眠師的人,都会对某些有关临床催眠的误解的观点信以为真。在每一个误解讲解完之后,我会进行一...
  • 催眠喚起的回憶可靠嗎? 催眠喚起的回憶可靠嗎?
    心理導讀:如果來訪者沒有自稱有虐待史的話,就不要推斷有這樣一段曆史的存在:不要在催眠中給來訪者做出具有引導性質的暗示,暗示他們該回憶起什麽或如何回憶起某些記憶:...
  • 催眠治療:怎样瞬间催眠一个人? 催眠治療:怎样瞬间催眠一个人?
    心理导读:当催眠師瞬间催眠个案时,嘴巴是停不下来的,他会一直的给予个案指示,不断的引导个案进入一定的催眠状态中,始放慢引导步调。整个程序很快速,但却包含了所有催...
  • 催眠應用:催眠在刑事偵查上的運用IV 催眠應用:催眠在刑事偵查上的運用IV
    心理導讀:催眠技術撷取更多潛意識下記憶的資訊,不僅可以犯罪現場的各項迹證相驗證,避免因身曆犯罪現場,受感官、知覺認知上主觀意識的偏差而産生錯誤的證詞,致使警方偵...
  • 催眠應用:提高孩子的學習能力 催眠應用:提高孩子的學習能力
    心理導讀:懂得欣賞孩子的家長往往不會提出爲什麽我的孩子不如別人這樣的問題。正確的問題是我的孩子與別的孩子相比,有哪些特別的地方?如果只會問我的孩子爲什麽不如別人...
  • 案例分析:我眼中的馬維祥和催眠術 案例分析:我眼中的馬維祥和催眠術
    心理导读:我很少听懂他们的方言,凭借察言观色,可以断定男孩多次出言不逊,其母面带尴尬,时作周旋,而马教授座在那里总是面带笑容,谈吐自如,一副大家风度。 ---www.ts...
  • 催眠應用:催眠在刑事偵查上的運用V 催眠應用:催眠在刑事偵查上的運用V
    心理導讀:催眠技術撷取更多潛意識下記憶的資訊,不僅可以犯罪現場的各項迹證相驗證,避免因身曆犯罪現場,受感官、知覺認知上主觀意識的偏差而産生錯誤的證詞,致使警方偵...
  • 催眠戒除煙瘾,酒瘾,賭博的方法 催眠戒除煙瘾,酒瘾,賭博的方法
    心理導讀:催眠療法(Hypnotherapy)是指用催眠的方法使求治者的意識範圍變得極度狹窄,借助暗示性語言,以消除病理心理和軀體障礙的一種心理治療方法。通過催眠方法,將人誘...
  • 催眠應用:催眠真的能治病嗎? 催眠應用:催眠真的能治病嗎?
    心理導讀:經常聽說催眠可以用來治療疾病,有經驗的人將之說的活靈活現的,讓人油然生起「傑克,那太神奇了」的感覺;沒有經驗的人認爲那是江湖術士騙人的技倆,千萬要小心...